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国内游 >  这些卖花的,嘉庆时何琪隐居,当起了卖花人

这些卖花的,嘉庆时何琪隐居,当起了卖花人

发布时间:2020-10-24 19:30编辑:小狐阅读: 812次 手机阅读

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

陆放翁《临安春雨初霁》里,此句最有韵味。

宋代插花之俗最盛,大家常见的一张剧照里,西门大官人,头发上便插着一朵花儿。

剧照

这些卖花的,嘉庆时何琪隐居,当起了卖花人(图1)

传至清朝,此风仍烈,《清稗类钞》有苏女卖花条:

苏州花圃,皆在阊门外之山塘。吴俗,附郭农家多莳花为业,千红万紫,弥望成畦。清晨,由女郎挈小筠篮入城唤卖。昔人谓金陵卖菜佣亦带六朝烟水气,而吴中卖花女郎,天趣古欢,风姿别具,亦当求诸寻常脂粉之外。上海亦有之,则率为移居之苏人,赁地而自种自卖者也。

从上可知,苏州卖花女,最是著名。

她们正好陆游诗中所言,清晨便入城,沿街叫卖,以得衣食之资。

上海大城市,也有不少卖花的,且都是苏州人来到此,租地种花,自种自卖。

这样挺好,专业的事,由专业的人来做嘛。

清朝卖花者,不止是女孩,女孩或许卖得更好一些,这个大家都懂,但也有很多老翁,当起了卖花人。

嘉庆时何琪隐居,自命卖花老头,还写了首小诗送给自己:

卖花叟,担花走。卖得铜钱复沽酒,花儿卖罢担儿丢,卖赋还如卖花否?卖花叟,担花走。

民国卖花人老照片

这些卖花的,嘉庆时何琪隐居,当起了卖花人(图2)

这些卖花的,脸上都写着浪漫二字,但人生是很残酷的,今日看到个卖花故事,却吓得人死。

事情发生在光绪初年,有个挑担卖花的,路遇两个商人。

三人一路同行,晚上投店住宿,为省钱,就住在一间房里。

上夜半无话,到得下半夜,隔壁房中所住盲人,因其耳尖,却听得窸窸窣窣,还伴着唉哟唉哟的呻吟声。

书中写道:

他大疑,潜呼贩壶客醒,语之曰:

我姑碎君一壶,君即起而与我争,佯为喧扰者,以观其变。

一会,西屋来人劝架,店老板也闻声而至。

但听盲人狂哭道:

我以赤贫卖卜,积得两缗,大不易,今失之,安知非汝等所为?凡居此者当悉搜其箧,不然,誓不出此门矣。

我就是个瞎算命的,好不容易挣了点钱,却被偷了。刚才搜了贩壶的这家伙,没有,肯定是你们旁屋的搞走了,也得搜搜你们,否则,我赖在这里不走了。

算命先生

这些卖花的,嘉庆时何琪隐居,当起了卖花人(图3)

那三人忙说:

如果是我们偷的,就不会来劝了。

瞎子说:

汝不至,吾安得诬汝?今既入吾室,自必搜检矣。

那三人急得要命,吃瓜群众就更加怀疑,一拥而入—

众益疑,谓钱必彼窃,群起迫之,搜其箧,则有血渍殷然之油纸包各一,启之,支解之二尸在其中,乃缚之送官,一讯而服,赏瞽者,置三人于法。

哇,吓人啊!

原来,所谓卖花,不过是江洋大盗的假扮的,他侦得布贩有钱,于是同行同宿。

可你半夜放进同伙,抢了就算了,为何还要呢?

只能说,咱们普通人,难以理解坏蛋们的逻辑了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卖花

卖花,犹卖笑。

标签:
  • 网友评论

国内游本月排行

国内游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