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趣闻 >  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

发布时间:2020-12-16 16:57编辑:小狐阅读: 561次 手机阅读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环行30多个国家的行者辛巴吗?

这次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手动开启了世界三极之旅—青藏高原。

旅途花絮,秘密放送

辛巴的人生,是从3岁开始放慢脚步的。

3岁到达北极,途经12 个国家寻找北极熊北极熊没看到,看到了“熊爸爸”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)

5岁时,历经146贯南美洲,去南极看企鹅, 成为世界上最小到达南极的中国人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)

老极说:“起名叫小辛巴,是希望他像狮子王一样健壮。”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)

“爸爸,我想去青藏高原爬雪山!”

遇上辛巴,是老极第一次当爸爸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)

当爸爸前,老极留着一头标准文青长发,习惯一个人满世界疯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5)

直到遇到爱人小猪,又遇到行者辛巴,老极从一个人“疯”变为带着全家人一起“疯”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6)

比如,在北极体验当地人的桑拿浴,洗完之后去雪里面打滚,结果当爸爸的得了重感冒,辛巴啥事没有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7)

去土耳其坐热气球,拥抱天空之城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8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9)

辛巴第一次坐热气球

在亚马逊钓传说中的恶魔食人鱼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0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1)

在极光中许下他的“100个愿望”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2)

在厄瓜多尔荡世界上最高的秋千,徒步卡兹别克雪山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3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4)

老极骨子里爱冒险的那股劲,一丝不差地转战到辛巴身上。

夫妻两带着孩子行遍世界的偏远之地,从孩童时爬行、走路到奔跑,从呱呱坠地到长大。

每一次启程的初心,仅仅是想记录孩子的成长。等到他结婚那天,便是我们能给他的最好的礼物。”老极说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5)

这场关于成长的拍摄持续了8年,辛巴也健康地长到 8岁,从南北极到第三极途径的 30多个国家,每个镜头都是手掌与世界的记忆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6)

辛巴在菲律宾

再多的说教不如出发,真实地用双手拥抱大地,用双眼凝视宇宙的深处。”这是老极的育儿理念。

在横跨世界两极之后,只因为儿子的一句 “爸爸,我想去青藏高原爬雪山!”

“辛巴奇遇记”就这样开始了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7)

“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哭。”

出发前,辛巴自己查资料,做准备,在纸上写下20多个梦想: 爬雪山,漂流,赛马,给妹妹寄明信片。

到达高原区,老极计划从海拔4100米的山腰出发。

夜里十点的哈巴雪山,山峰携带着垂直海拔近千米的嶙石峭壁,这是父子两第一个银色旅程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8)

没想到,刚走出阵地就遭遇,疲惫和瞌睡开始入侵辛巴的身体。

发现现实比想象艰难,经历了无数个放弃与坚持的念头后,辛巴大哭,说什么也不肯再走一步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19)

老极对他说: “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,一,爬上山顶,二,原路你怎么看?”

辛巴低着头不说话,用手指向山顶,他心里有一个愿望:

我要登上山顶,把风景送给妈妈和妹妹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0)

夜间登雪山本就极具考验,山路因为雨雪打滑,很长一段路,辛巴都是哭着往前爬的。

三个小时后,老极哭了。

辛巴说: “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哭。”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1)

在雪山的那个夜晚,老极问辛巴: “什么是坚持?”

辛巴说: “坚持就是只要有一口气在,就去做你要做的事,如果轻易放弃,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哈巴雪山,给辛巴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课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2)

老极万万没想到,在长江的源头力丘河漂流时, 辛巴也给自己补上了人生一课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3)

站在三米高的大浪前,从小就接受划艇训练的辛巴依旧信心满满,却没想到那天激流异常凶险,辛巴被冲下河道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4)

眼看巨浪就要淹没身体,几个大人迅速将他一把捞起后,没等到预想中的嚎啕大哭,扭头一看,孩子异常冷静: “我的彩虹糖还在水里,赶紧帮我捞!”

老极说:“我都被气笑了。”

对辛巴来说,彩虹糖大过老极眼中的危险, 那些被成年人视为重要的东西,在孩子眼中显得微不足道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5)

8岁的辛巴成长得比爸爸想象中更快,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流着鼻涕,和当地小孩打架,爱哭闹的小孩。

“ 旅行还有一个好处,可以让孩子产生很多鲜活的梦想,等他们回去学习就会有努力的目标。”

辛巴现在的梦想,是成为一名摄影师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6)

两岁爱上拍照,算下来已经摔坏了6台相机,手里这台新相机还是刚从老极这儿借了 5000块买的。

不懂黄金分割,没有滤镜光影,对着马粪也能拍上半天,相机里装满了辛巴的奇妙异想世界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7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8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29)

听老极说,辛巴6岁时认了个“大神”师父,跟着学摄影。

师父叫奚志农,拍摄野生动物30年,曾经获得世界野生动物摄影最高奖项,三大濒危物种因为他的拍摄得到了保护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0)

辛巴决定跟着师傅去青海昂赛峡谷捕捉雪豹的踪影,可雪豹踪迹难寻,辛巴急得大哭。

幸运的是,在寻找雪豹的途中,他们发现了青藏高原特有的珍稀物种—藏狐,看到有人出现就探出方脑袋玩起捉迷藏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1)

目光追随大群岩羊沿着峭壁奔跑,场面壮观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2)

还有摆起各种姿势,非常配合镜头的旱獭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3)

草甸上、石头上、溪水边,高山上的”客人“可以在任何地方坐下,静看空气中不时飞来旱獭的毛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4)

塔黄图

山中绿绒蒿漫山遍野,大多生长在道路险绝的石缝中,珍稀植物沿着山与沟谷、河流与险滩,逐一展开,为行人指路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5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6)

大自然布施的“智慧”被散落在天地间,同行的植物学家彭建生老师说: “珍稀植物和野生动物生长在这里,它们的家在这里,没有任何人有权力把它们带走。”

或许只有真正被生命的影像打动之后,才有谈论“保护”的可能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7)

旅途的后半段,辛巴来到丁真的家乡,穿上当地的民族服饰和藏区小朋友一起赛马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8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39)

跟着唐卡多吉感受画笔下的艺术信仰,多吉教辛巴磨金子,为他讲述高原人的精神世界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0)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1)

老极带着辛巴一路向北,看绿绒蒿在头顶绽放,听牛铃混入长风,孩子心中对自然的敬畏在隐隐生长。

当每个坚硬灵魂在柔软处相交时,旅行的意义便找到了。

我们是不是忘了

教孩子抬头看看天空?

几年前辛巴事件被爆出后,“疯狂一家人”火遍全网,周遭也被各种声音充斥。

“很多人觉得我们选择周游世界是因为有钱,其实我们只是换了一种活法。”老极一家选择用别人买学区房的钱陪着孩子走遍世界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2)

有网友提出质疑: 孩子的学习怎么办?

“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,在成长这条路上,父母的陪伴显得重要。”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3)

本以为爆红之后,老极一家平静的生活会被打破。

没想到他说:“我们的生活一切如常,旅行、学习,和工作。”

保持平静,认准方向,以免偏航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4)

辛巴曾经有一次契机进入战区,位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中间的城市。

曾经的文明因为战乱被毁灭,留下老人和流离失所的小孩守望这片土地。

战后,城市在中重新竖起三座崭新的建筑: 学校、教堂和博物馆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5)

博物馆的三、四两层被炸毁,当地导游坚持用游客们听不懂的亚美尼亚语介绍展馆文物,说到兴奋处眼中透着微光,好像这个拥有几千年文明的古老灵魂,并没有。

辛巴一句也没听懂,可他开始明白什么是战争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6)

知识,信仰和文明,是留在战地人们的美好愿望,也是老极拿起摄影机的原因。

对老极来说,教育是不必刻意的“旅程”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7)

旅行走过8年,辛巴见过驯养人拿着铁钩驯化大象,致使遍体鳞伤。

看到因为全球变暖,海豹失去食物开始捕杀企鹅。

他对着相机一遍遍说: 野生动物是我们的朋友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8)

看到老人孩子因为战争无家可归,在心里祈祷不要再有战争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49)

没有过分拔高旅行的意义,每一次抵达仅仅是作为“行走在路上”的教育。

英国人切斯特顿曾写给朋友这样一首诗:“ 我的朋友,当你我年轻的时候,世界已经很老了。”

同样的,当我们讨论童年时,这世界已经很老了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50)

成年人对教育感到焦虑,因为多数人只看见眼前笔直的那一条所谓“ 成功”所谓“人生的标准道路”

我们是不是忘了,教孩子抬头看看天空?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51)

在访谈的最后,老极说的一句话令人动容:

“生命应该是各自的状态,我们各自来到这个世界,只是相互陪着玩儿一趟。”

关于成长,我们可以更松弛一点。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52)

有一个细节,在辛巴漂流被捞上来那天,老极问他:

什么是勇敢?

辛巴说: “勇敢不是不害怕,而是害怕之后,依然坚持去做。”

行者辛巴,了不起!

还记得那个5岁横贯南北极,8岁男孩重新走上征程,丁真之后,看到了熊爸爸(图53)

最后,你是不是想问:

辛巴登顶巴哈雪山了吗?

老极为什么哭?

师徒二人拍到雪豹了吗?

12月16日中午12点,《辛巴奇遇记》5集纪录片将一一揭秘(爱奇艺首播)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征程

征程,拼音zhēngchéng,含义为征途。出自《鸥陂渔话》卷六引清米汉雯《自书诗卷》诗:“藉幽抒客绪,耽胜缓征程”。例句:周咏《去国吟》:“落红片片迷征程,萋萋芳草映行旌”;魏巍《东方》第四部第三章:“在苍茫的暮色里,人们又踏上了新的征程”;朱长超《月亮上的足迹》:一个伟大的时刻就要来到了,他们就要踏上探索月球的征程。清远电视台《百姓故事》栏目全新版旗下《征途》栏目是一档综艺型财经故事类栏目。该栏目由清远电视台、清远伟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办,清远视美影视制作机构策划摄制。

标签:
  • 网友评论
相关文章:

趣闻本月排行

趣闻精选